当前位置:首页 > 玄幻魔法 > 破镜重圆

第 14 部分阅读

    在他美满的家庭。

    每个男人都想和最爱的人身心结合,庞励威自然也不例外,在两人真正做爱前,他恶补了不少A片,国内的国外的都看,看得他直犯恶心想吐,就是想留给宁法芮一个美好的初夜,或许是越紧张越容易出错,那晚简直是狼狈不堪,啼笑皆非,保险套弄坏了五个才套进去,糗得他都脸红了,幸好之前准备了一打,本来是留着以後用的。

    要进入宁法芮的身体时,却找不准位置,他的阴茎已经肿硬如铁,在穴口徘徊了好一会儿才插进去,虽然做足了前戏,撕破处女膜时的那一下依旧让她疼得泫然欲泣,他差点就半途而废了,实在不忍心让她那麽疼,最後还是宁法芮坚持,即使哭得梨花带雨,也不让他离开,他们才完成了真正的成人礼。

    自从两人发生关系後,,宁法芮变得更加依赖他,也更加会黏人,两人缱绻缠绵,如漆似胶,在一起时他们最後总会滚成一团,用他的坚硬去攻克她的柔软,用浓浓的精华灌溉她的花房,不在一起时她会逼问他的下落,要他时时报备行踪,几乎没有一点私人空间,要换做别人可能早就厌烦了,可他却没有一点反感,反而受宠若惊,巴不得她每天管着自己。

    等到宁法芮毕业,他们顺理成章地成为夫妻,到现在已经孕育了两个孩子,排除中间的一点不愉快,他们的感情之路洒满了甜蜜。

    庞励威是被宁法芮的专用铃声给中断了回忆,“老婆,怎麽了?”

    “你下班回来时去买些尿布回来,家里的快用光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庞励威现在买尿布比宁法芮还在行,什麽牌子给女宝宝用合适,什麽牌子给男宝宝用合适,他都有自己的小册子,“女儿和儿子乖不乖?”

    “你的宝贝儿子刚才尿了我一身呢。”宁法芮愤怒地告状。

    “越大越不乖了,回去我教训他。”庞励威笑道。

    “爸……爸……”童童稚嫩的声音通过电话传到庞励威耳朵里,让他不由自主地笑开了眼。

    “做了坏事就来找救兵。”宁法芮无奈地叹息。

    “老公永远先帮你。”

    庞励威的声音低哑温柔,让那边的宁法芮心跳顿时漏了半拍,匆匆说:“那我先挂了,你记得买尿布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庞励威顿了顿,接着说道:“老婆,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也爱你。”宁法芮羞涩地回道,跟着马上补了一句:“早点回来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听着彼此的呼吸,竟然都舍不得挂电话,即使是如此沈默的时刻,流淌在他们之间的情感依旧浓烈炙热,令人头晕目眩。

    直到隋晶晶敲门,庞励威才恋恋不舍地跟宁法芮说了再见,脸上还是散不开的甜蜜,隋晶晶打趣道:“老板娘的电话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老板娘的表妹,什麽事?”

    “这几份文件要您过目,还有签字。”

    庞励威接过文件,快速浏览了下,签好名字交给她,“关於威芮大楼的两个单位,你和舅舅舅妈考虑好了没?”

    “我爸妈都说不需要,养大表姐是他们的责任,而她能嫁得好归宿,是她和你的缘分,不需要用物质来回报,而且现在住的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庞励威拿出两份文件,递给隋晶晶,说道:“就知道他们会这麽想,我已经叫人办好了手续,你拿回去给舅舅签个字就行了,还有一份是你的,直接签个名吧,舅舅的房子我会叫人租进去,租金会直接打他卡上,你的那套可以开始装修了,明天设计师会跟你联系,想要什麽样式尽管提。”

    “姐夫,真的不用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还肯叫我一声姐夫,就不用客气了,你也知道你表姐的个性,别人对她好,她总要报答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别人对她不好,她也要报复回去。”隋晶晶笑着接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就是喜欢这样她爱恨分明的性格。”提起宁法芮,庞励威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我可以签了自己的这份,不过我爸个性固执,估计说不通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先拿回去给他,不肯再由我出马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您,能看到表姐这麽幸福,我们全家人都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表姐可担心你的终身大事了,什麽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隋晶晶立刻打断道:“老板,没事我就先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快速地溜了出去,庞励威不禁被她落荒而逃的样子逗笑了,可能就是爱屋及乌的原因,宁法芮在乎的人他也会看得很重要,隋晶晶的能力根本不足以担任他的秘书,因为是宁法芮的表妹,他没面试就录用了,在他身边工作了那麽多年,还算有所进步。

    临下班前又接到宁法芮的电话,叫他买尿布的时候,顺便帮她买几包卫生棉回来,她的好朋友来了,这消息顿时让他的脸阴沈了下来,倒不是因为不想买卫生棉,而是接下来几天他就不能和她做爱了。

    作家的话:

    破镜重圆写到这里,我忍不住又想唠叨几句了,麦嫌弃我T T

    首先很感谢还在买V看的各位,这文其实背离了我写文的初衷,本来是想虐渣男虐小三的,结果庞先生硬生生被我洗白成了超级无敌好男人,那个所谓的贱三又早早出局了,可能就像某几位姑娘说的,这种甜蜜宠爱风才适合我吧。

    这是我第一篇V文,劳各位给面子,买V支持,让你们看这种没营养的东西真是罪过,接下来肯定还是家长里短琐事片段,你们不要抛弃我哦T T

    如果从开始追我文的人就会知道,我之前应该没完整地写过一个月,更更停停是常事,这也是我为什麽会入V的原因之一,可以督促自己一直写,目前表现还是可以的吧。

    之前完结的两篇都不算长,所以准备把这篇写到100章,希望到时候还有人在看吧,抱大腿!!

    最後要特别感谢一下洛丽塔姑娘的推荐,因为我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好久没看到有人推荐我的专栏了,嚎啕大哭!!因为我电脑是XP的,根本不知道可以看推荐人和推荐内容的,很久以前推荐的那些人我都不知道是谁,最近用别人的WIN7才知道鼠标放在首页推荐专栏那里就能看到推荐人的,洛丽塔姑娘的推荐是我看的第一个,好忧伤。。

    容我絮絮叨叨这麽一会儿,只是突发感慨而已,就这样吧,接下来也要一起愉快地玩耍哦!

    ☆、060

    当庞励威双手提着两大袋东西进家门时,宁法芮忽然感到一阵歉疚,他堂堂一个大男人,庞氏的最高决策人,西装革履给孩子买尿布,给妻子买女性用品,估计在超市接收到了不少奇怪的目光。

    宁法芮挽着庞励威坐到沙发上,先是甜蜜地亲了他几口,接着就给他捏肩捶背,关怀备至地问:“老公,累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累。”庞励威笑得一脸幸福,拍拍她的双手,将她拉到怀里。

    宁法芮乖顺地依偎着庞励威,又长又密的睫毛像把扇子,不住地扑闪着,水盈盈的眼睛满是浓情蜜意,嫣红的嘴唇诱惑撩人,看得庞励威下腹一阵激动,忍不住就附上去吻她,柔软的嫩肉被他吸吮得啧啧作响,宁法芮的十指紧紧抓着他胸前的衣服,软媚地承受着他的霸道入侵,被吻得身体酥软。

    这样限量级的戏码几乎每天都要上演,家里的两个保姆就算不小心撞见,也已经没有了开始的震惊,变得格外淡定。

    坐在婴儿车上的童童拼命地蹬腿挥手,笑得很是开心,激吻中的两人硬生生被他稚嫩的笑声打断,庞励威把儿子抱在怀里,板着脸教训道:“今天把尿撒在妈妈身上了?”

    童童睁着那双无辜的大眼睛,来回扫视着自己的父母,嘴里又开始念着爸爸,这简直就是他的杀手!,庞励威立刻心软了:“做错事就卖乖,以後要欺负就欺负爸爸好了,可别惹你妈妈生气了,不然爸爸不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宁法芮被他的教育方式弄得啼笑皆非,严肃地说道:“老公,我可警告你,现在的熊孩子是最让人讨厌的,你可别把两个孩子宠得无法无天,让他们没了分寸,以後家长告上门来,我第一个就找你算账。”

    “老婆大人,我有什麽事是不听你的了,孩子的事一样由你做主。”

    宁法芮才满意地笑起来,现在只要提起熊孩子,大部分人都一肚子的苦水,说的最多的词就是没家教,宁法芮可不想做个失败的母亲,被人贴上不会教育孩子的标签,庞励威这人极为护短,千错万错都不会是他孩子的错,宁法芮已经能预见这样的画面了。

    李阿姨过来抱起童童,让庞励威和宁法芮先去吃饭,站起来时宁法芮扶着酸软的腰部,庞励威马上能觉察到她的异样,柔声问:“腰酸了?”

    “有一点点。”

    “那今天就别跟孩子们玩了,早点休息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庞励威就弯腰抱起宁法芮朝餐桌走去,让她不由地羞红了脸,她来月事时偶尔会有酸疼,不过对於女性来说,这是很平常的事情,就他特别容易大惊小怪,每次看她难受,就皱紧了眉头,似乎比她还要疼。

    童童已经学会喝牛奶了,在慢慢地脱离母乳中,现在就待在李阿姨怀里安静地叼着奶瓶,眼珠四处溜动,看看这个,望望那个。

    相对他而言彤彤发育就慢了很多,两个人在体重上有了更大的差距,她每天还是需要喝宁法芮的奶水才肯睡觉,不过今天很乖巧,保姆喂她喝牛奶,并没有在下一刻就吐出来,只是喝的不多,宁法芮就担心她不饱,想要抱她过来哺乳:“陈阿姨,把小彤彤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先吃饱了,脸色这麽差。”

    庞励威霸道地往她碗里堆菜,态度强硬得让人不敢拒绝,宁法芮只能先低头吃饭,庞励威事事迁就她,可是在某些事情上就特别有准则,不准任何人抗议,比如她的身体健康。

    吃完饭後,宁法芮又给彤彤喂了一会儿奶水,她才打着哈欠被保姆抱去睡觉。

    因为天气渐凉,宁法芮特别吩咐两位保姆小心照看,别让童童和彤彤着凉,才和庞励威上楼去。

    当宁法芮拿着衣服走进浴室时,庞励威後一步就跟了进来,平静地说:“老婆,我帮你洗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那麽脆弱啊。”宁法芮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庞励威不理她的抗议,径自脱起了两人身上的衣服,一接触到凉飕飕的空气,宁法芮就不由地打了个寒颤,刚来月经让她变得更怕冷。

    庞励威立刻打开水龙头,让热水温暖整个浴亭,等温度适宜了,才让她站到下面去,拿着莲蓬头先冲湿了她的身体,再将沐浴露挤到手心,打磨成泡沫,然後抹到她身上,整个过程都很熟练。

    当庞励威温热的掌心在宁法芮身上不停游走时,不仅仅是庞励威自己,连宁法芮都起了生理反应,尤其当那大掌附在她的玉乳上揉捏时,宁法芮再也忍不住发出甜腻的呻吟:“嗯啊……老公……”

    庞励威今天本来是单纯地帮宁法芮洗澡,因为她的脸色实在有些苍白,却忘了他们的身体一旦接触,就非常容易擦枪走火,几声细软的吟叫,就让他的阴茎快速胀硬起来。

    庞励威粗暴地吻住宁法芮的红唇,狂野霸道地吸吮,将撩人的呻吟全部吞入自己腹中,他们唇齿相依,肉舌相缠,几乎要嵌进彼此的身体,交融紧绞。

    庞励威的手疯狂地蹂躏着柔软的乳房,原本就嫩滑无比的乳肉加上沐浴露的关系,手感变得更加美好,让庞励威根本舍不得放开。

    一直把宁法芮吻得气喘吁吁,呼吸困难,庞励威才依依不舍地放开她,离开时宁法芮眼神迷离,水光盈盈,惹得他越发欲火焚身。

    庞励威只能快点结束这场甜蜜的折磨,拿起喷头,将宁法芮身上的泡沫都冲洗掉,接着拿干毛巾擦掉水渍,才拿睡袍给她穿上。

    “老公……”宁法芮看了眼他腿间贲张的巨物,想要替他弄出来。

    “乖乖地去床上躺好,老公自己来就好了。”说着又亲了亲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宁法芮又看了庞励威一眼,见他态度坚决,就只好出去了,待她一出去,庞励威就一手扶着墙壁,一手套弄起了粗壮的肉棒,这种事情对於他来说已经驾轻就熟,掌心不停摩擦棒身的脉络纹路,快感慢慢袭来,时不时揉压硕大的龟头,想象着宁法芮的面容,以及她销魂的蜜穴,套弄了没多久就射出了烫热的精液,空气里弥漫了一阵燥热的腥味……

    庞励威再次打开水龙头,让温水冲刷到他身上,抹好沐浴露,带走精液的味道,才擦干出来。

    宁法芮坐在床上发呆,庞励威掀开被子躺进去,吻了吻她的嘴角,问:“老婆,你在想什麽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就觉得我老公太好了。”宁法芮很自然地靠进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庞励威伸手把她搂紧,说道:“你是我老婆,对你好是天经地义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,谢谢你。”宁法芮由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傻瓜,突然说什麽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给了我这麽多幸福。”

    “最幸福的人不是我吗?娶了一个这麽好的老婆。”

    两人相视而笑,彼此眼里的温情蜜意让两人的嘴唇又贴到了一起,庞励威温柔地舔弄宁法芮的口腔,纠缠她的芳舌打转吸吮,吻了许久才停下。

    “睡觉吧。”庞励威最後在她额头印下一吻。

    “嗯,老公晚安。”

    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☆、061

    庞励威和保罗杰克逊的合作案目前进展很顺利,第一期的工程已经全面落实下来,马上就要动工了,为了预祝合作成功,庞励威特地宴请了保罗杰克逊的团队,地点设在本市最大的一间私人会所。

    保罗杰克逊的团队里还有几个中国人,见到庞励威都很高兴,表示很敬佩他,年纪轻轻就有此等成就,说他是华人的骄傲,这次能跟他公事很荣幸。

    酒桌上少不了的就是拼酒,没想到几个人都是海量,饶是庞励威也招架不住,出门前宁法芮叮嘱过让他少喝点,开始不久他就已经处於微醺状态。

    喝酒嫖娼估计就是男人们谈事情的必经过程,庞励威今天也安排了这样的戏码,不过对於他而言喝酒可行,後一项是绝对杜绝参加的,所以有意借着酒醉来脱身,才会对於敬酒来者不拒。

    庞励裕今天也在场,本来想帮庞励威挡酒的,只是庞励威全都自己干了,基本能猜到他的目的了,所以未加阻止,到後半程时,庞励威已经满脸通红,站立不稳,甚至说话时舌头都开始打结了。

    一场艰难的拼酒宴下来,庞励威都快神志不清了,他安排他们转战四楼,整个会所最纵情声乐的地方,这也是他不能踏足的地方,就贴在庞励裕耳边低语:“将他们送到後,你就找个理由溜走,那里的人不适合你。”

    庞励裕微微点头,并担心地问:“你怎麽样?”

    庞励威难受地说:“脑袋混沌,马上就要倒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没必要喝这麽多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第一次合作,以後还要仰仗他们多出力,不好驳他们的面子,我现在这状态,他们想叫我上去,也要担心我是否有心无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在这里等我,我等下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会想办法回去的,你主要任务就是让他们玩得尽兴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小心点,不行就打我电话。”庞励裕不放心地嘱咐道。

    个个喝得七歪八扭,一听说有更刺激的等着他们去品尝,脸上都露出了了然的笑容,做他们这行的忙起来就没日没夜,整天跟泥土钢筋打交道,接触女人的机会实在不多,如今有这麽一个福利降落下来,自然不会推辞。

    庞励威推说自己已经没有力气,就不奉陪了,不过庞励裕会留下来陪他们的,希望他们玩得开心,所有人都表示可惜,不过见庞励威状态不佳,也不敢勉强。

    庞励威今天还真没伪装,喝得毫不保留,现在就醉得头晕脑胀,极其不舒服。

    等所有人都退出去後,他按了按发疼的太阳穴,颤抖地摸出手机给宁法芮打电话,那边很快接起来,着急地问:“怎麽这麽晚了还不回来啊?”

    宁法芮的声音清亮,说明她还没睡着,一想到她在担心自己,庞励威就觉得很高兴,一时出神以至於迟迟没回答,宁法芮显得更急了:“怎麽不说话啊?”

    “老婆。”庞励威嗓音低沈地喊她。

    “嗯,我在,刚才怎麽不说话啊?吓死我了。“宁法芮心有余悸地说道。

    庞励威低笑:“想多听听你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“回家再慢慢听啊,你什麽时候回来啊?司机还在等你吗?要不要我接你?”宁法芮因为担心,连续不停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司机今天请假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等着,我现在就来接你。”宁法芮坐在客厅一直等着庞励威回家,接到他电话才稍微安下心,不过从他声音可以听出今晚他喝了不少酒。

    庞励威开心地笑起来,不一会儿又委屈地控诉:“老婆,上次我喝醉的时候,也打电话给你,可是你不肯来接我,我一直蹲在路边吹风,当时特别地伤心,觉得你可能一辈子不会原谅我了,心脏就抽痛得厉害,难受得想要把它挖出来。”

    宁法芮听着他失落的话语,胸口闷痛,似乎能感同身受,不由就放柔了声调:“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了好不好?我现在不就来接你了吗?”

    庞励威口齿不清地回道:“不用了老婆,我不想你那麽辛苦。”

    宁法芮摇头,突然想到他看不到,急忙说:“我不辛苦,你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老婆,我喝多了,你别怪我。”庞励威可怜兮兮地说道,语气中满是担忧。

    “不会,我怎麽会怪你?”宁法芮轻柔地哄着。

    庞励威打了个酒嗝,轻轻说道:“因为我答应了你,说少喝酒的,可是今天喝了好多,没有遵守诺言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知道你肯定有自己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嗯,他们要去玩女人,我不能那麽做,喝醉了就不用去了,老婆,我是不是很听话?”

    宁法芮毫不吝啬地夸道:“是是是,知道你最乖了。”

    庞励威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话:“老婆,你不用来接我了,我已经清醒了,可以自己开车回去。”

    宁法芮吓得双手都差点脱离方向盘,连忙先安抚住他:“不行,我已经在路上,你待在原地乖乖等着我,你不希望我白走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“老婆,你真的来接我吗?”庞励威兴奋地喊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,你听喇叭声。”宁法芮将手机开了免提,摁了几声喇叭,让庞励威能听清楚。

    “嗯,那我等你,可是我走不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你在哪个包厢呢?”

    庞励威思索了一会儿,急得都冒汗了,心慌地说:“老婆,我不记得了,现在该怎麽办?你会不会找不到我?”

    宁法芮耐心地哄道:“不会,我怎麽会找不到自己的老公呢?”

    庞励威满足地痴笑起来,得意地说:“嗯,我老婆对我最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乖乖待在原地,别乱走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好。老婆,我今天有没有跟你说我很爱你啊?”

    “嗯,说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还是想说,老婆,我爱你,你是不是也最爱我了?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我最爱你了。”

    庞励威终於安心了,意识渐渐模糊,呢喃道:“老婆,我想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坚持一下,我马上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只是话音刚落,宁法芮就听不到庞励威的说话声了,反而传来了粗重的呼吸,伴随着轻轻的打呼声,宁法芮忍俊不禁,也不挂电话,就这麽静静聆听着,酒醉的庞励威变得很黏人,缠着她撒娇,十足的孩子样,只要哄着他,他就会很开心,变得格外听话,不然就大吵大闹,说她已经不爱他了。

    不过估计只对她这样,周遭的人都说庞励裕酒品很好,喝多了也不会多话,看着很像正常人,除了走路走不稳外。

    他们的家离那间私人会所不是很远,宁法芮很快就到了,只是门口的人并不认得她,怎麽都不肯放行,宁法芮只能给庞励裕打电话,不过接通很久都没人听。

    宁法芮的手机通讯录是和庞励威互通的,为了表示两人之间没有秘密,她在里面翻了很久,终於找到了这间会所老板的电话,直接打给了他,先自我介绍了下,然後告诉他是来接庞励威的,只是门口的人不肯放行,老板一直向她赔不是,说马上出来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就看见一个男人出来,年纪比庞励威大一点,穿着一件大褂,梳着大背头,看着与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,他走到宁法芮身边,脸上堆满笑容说道:“庞太太不好意思,门卫有多得罪,请见谅,庞先生就在里面,请跟随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这里是男人的聚集地,宁法芮一进去马上就感觉到了全身不舒服,他们坐电梯到了庞励威所在的楼层,她才能正常地呼吸,当他们进入包厢时,就看到庞励威滑落到地上,靠着沙发睡熟了。

    宁法芮真是哭笑不得,又担心他着凉,赶紧走过去把他推醒,“老公醒一醒,我们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庞励威睡眼惺忪,一时之间搞不清楚状况,连身处哪里都不知道,只是本能地喊道:“老婆。”

    “嗯,起得来吗?我们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老板帮着把庞励威扶起来,宁法芮将他的手臂挂到自己肩上,他几乎把所有的重量都压了上来,满满的酒气熏人刺鼻。

    宁法芮吃力地搀扶庞励威离开会所,幸好有老板在身旁帮忙,不然他们两个应该会直接瘫倒在地上,好不容易才把庞励威扶到车上坐好,宁法芮已经累得满头大汗,跟会所的老板道谢後,她绕过车头坐到驾驶座上,先侧身将庞励威的安全带系上,才开动车子离开。

    庞励威迷迷糊糊地嘟囔:“老婆,天还没亮呢,我们是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宁法芮边开车边注意庞励威的状况,回道:“是天黑了,我们要回家睡觉。”

    庞励威皱紧了眉头:“可是我已经睡过了,不想睡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睡呢,你要不要陪我睡觉啊?”宁法芮好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要。”庞励威突然奸笑起来,羞涩地望了望宁法芮。

    “乖。”

    庞励威立刻接话:“睡觉之前,我们是不是要做点事情啊?”

    “你有力气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,老婆我们做爱吧。”庞励威说着就往宁法芮身上扑,只是被安全带禁锢住了,不高兴地拼命拉扯始终挣脱不掉,吓得她赶紧把车停到一边。

    宁法芮无奈地叹息:“我还在开车呢,如果出事,我们都没命了。”

    “车震车震!!”庞励威高兴地拍手叫起来。

    宁法芮头疼不已,耐心地说:“可是我很累,想先回家休息了,老公不是最疼我了吗?你忍心让我这麽辛苦吗?”

    庞励威立刻露出心疼的表情,乖乖地坐好:“嗯,我最疼老婆了,那我们快点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许再闹了哦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会听老婆话的。”

    宁法芮见他真的安静下来了,才重新发动车子,她忍不住问道:“你今天喝了多少酒啊?”

    庞励威拿着手指开始数,意识混沌的他数也数不好,苦恼地回答:“不记得了,反正啤酒红酒白酒都喝了。”

    宁法芮心想怪不得呢,明知他醉得厉害,还是叮嘱道:“下次可不准这麽糟蹋身体了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。”

    才安分地坐了一会儿,庞励威就难受地开始拉扯衣服,露出因为摄入过多酒精而变得通红的胸膛,嘴上一直喊热。

    宁法芮劝阻道:“别脱衣服,着凉了怎麽办?我们马上到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热……”庞励威委屈地回答。

    宁法芮见他还在扯着衣服,板着脸训道:“再忍忍,还听不听我的话了?”

    庞励威像接受到了懿旨一样,立刻乖乖坐好不敢动弹了,嘴上恭敬地说:“我听你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样我最爱你了。”宁法芮被他认真的样子逗得忍不住笑出声,趁机摸了摸他的脸庞。

    宁法芮将车开进车库平稳地停好,对庞励威说:“等下我扶你下车,可是你不能将重量都压到我身上知道吗?不然我们两个就会直接载倒在路上。”

    庞励威似懂非懂,一脸懵懂的样子,宁法芮叹了口气,从驾驶座出来,打开副驾驶边上的门,帮他解开安全带,然後钻进他的腋下,小心地架着他出来,庞励威东倒西歪,两人根本走不了直线,宁法芮脑袋都要充血了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於把他扶到了家门口。

    在她拿钥匙的时候,庞励威瞬间坐倒在地上,无助地望着四周,低喃道:“这是哪里啊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的家。”

    宁法芮又费力地把他拉起来往家里拖,一不小心碰倒了客厅的花瓶,发出巨大的动静,直接把两位保姆给吵得醒过来,一脸惊慌地走出来,估计以为遇贼了,宁法芮挥挥手让她们去睡觉。

    把庞励威扶进他们的卧室後,宁法芮整个人都虚脱了,有气无力地骂道:“下次有天大的理由,都不能喝这麽多酒了。”

    庞励威嘟囔着翻了个身,沈沈地睡去了,整个房间除了他的呼声,就只剩宁法芮剧烈的喘息声了,她愤恨地咬了他一口,又马上朝着那咬痕呼气,满脸疼惜。

    宁法芮无可奈何地起身,帮庞励威脱掉衣服,又打了水给他擦身,完毕後把自己累得一身热汗,本来想低头吻他,可是满身的酒气不由地嫌弃,“真臭。”

    “不臭。”庞励威反射性地回道,宁法芮噗嗤大笑,还是低头轻轻碰了下他的嘴唇。

    等宁法芮洗澡完出来时,床上的庞励威已经把被子踢到地上,光溜溜地占据了半张床,宁法芮无奈地把被子捡起来,刚躺到他身边,就被温热的怀抱锁在了怀里,闹了许久的人终於安分了下来。

    ☆、062

    第二天酒醒的庞励威赖在床上不肯起来,宁法芮在第三次进房时,终於发现了他在装睡。

    “知道昨天自己犯蠢了,现在不好意思了吗?”宁法芮绷着脸奚落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庞励威低声回答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你昨天干了什麽事吗?”

    庞励威怯懦地说:“记得一些。”

    宁法芮挑高眉毛道:“原来你还记得啊,那就是故意的咯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庞励威着急地解释,“就是喝醉了控制不住。”

    宁法芮见他紧蹙眉头,十分难受的样子,着实心疼,问道:“现在呢,有没有感觉头疼或者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头痛欲裂。”庞励威一字一字地吐出来,他的脑袋几乎要炸开了。

    “过来我帮你按按。”

    宁法芮坐到床上,让他靠在自己大腿上,十指小心地按摩他的头顶,庞励威立刻发出满足的声音:“老婆按得好舒服。”

    宁法芮忍不住露出笑意,“昨天怎麽喝了那麽多啊?”

    “刚开始是有意想喝醉,喝到後来自己都刹不住了,就不知不觉喝成那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总之下次不能这样了,我还没见过你醉成这样的。”想到昨晚宁法芮还是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今天还去上班吗?”

    庞励威面色憔悴,状态低迷,语气无力地问:“不是很想去,老婆我可以不去吗?”

    “作为老板,三天两头地旷工。”

    “作为老板,才有资格三天两头旷工啊。”

    “歪理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我今天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宁法芮也担心他的身体状况,在家休息一天,公司还不至於马上倒闭,“要不要起来吃点东西?昨天喝了那麽多酒,胃里都空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端上来喂我吃。”庞励威趁机要求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宁法芮爽快地答应,笑得一脸无奈。

    今天的早餐是土司配橙汁,方便快捷又不缺营养,是宁法芮很喜欢的样式。

    宁法芮进房时,庞励威已经起床在浴室刷牙了,期间还伴随着骇人的干呕声,她不由地蹙眉,以後怎麽都不能让他这麽伤害自己的身体了。

    早餐在温情脉脉的气氛中开始,一顿享受完後,庞励威趁机纠缠着宁法芮来了个热吻,两人忘我地投入,互吮津液,身体不知不觉就交缠在一起,男人晨勃现象变得越发明显,肉棍坚硬地抵着女性的柔软地带,蓄势待发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老婆……可以吗?”宿醉加上情欲的折磨,令庞励威声音黯哑低沈,眼眸里像是一团烈焰在疯狂地燃烧,刺眼灼目。

    宁法芮又怎麽会拒绝庞励威的求欢,她此生唯一想要奉献所有的人就是他,她双手绕到男人的背後,媚笑道:“请君品尝。”

    短短四个字就让庞励威溃不成军,他放出自己的巨龙,掀起宁法芮的裙子,甚至来不及脱下遮挡着淫穴的内裤,只是拨开布屡露出肉缝,凶狠的性器就直戳进去,硬生生撑开紧窄的小穴,还没充分润滑的甬道一下子被硬物全面霸占,显得不是那麽好受,宁法芮秀眉微皱,不由自主地夹紧了入侵的肉刃,防止它再次深入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老婆别夹,不然我要控制不住了。”庞励威也意识到她的小穴比较干涩,不敢轻举妄动,只是那媚肉绞紧的滋味让他难以自控,很想就这麽冲撞起来。

    宁法芮的眼睛水盈晶亮,满腹委屈地抱怨:“我没夹……明明是你的肉棒太粗了……”

    庞励威揉捏着凸起的花核,给宁法芮带去一波波的快感,感觉到甬道里渐渐分泌出了柔滑的爱液,他才小幅度地摆动腰胯,用肉棒将爱液铺满整个小穴,使之充分润滑起来。

    “够了……老公你动吧。”宁法芮被一下下不尽兴的抽动弄得搔痒难耐,希望粗壮的肉棒能狠狠地摩擦那难堪的部位。

    庞励威玩味地笑起来,“忍不住了?”

    宁法芮耳根红彤彤的,害臊地点头,“老公……快点动……”

    庞励威深情注视着欲望当头的爱人,低头吻住她娇艳的樱唇,下身就如打桩机一样疯狂地插弄起来,褶皱的内壁像有意识般不停地追逐着火热的肉棒,亲密无间地包裹,疯狂绞咬,紧致得令庞励威大呼过瘾,跳动的阴茎随着抽送,变得越发狰狞怒张,凶悍地捣弄柔嫩的媚穴。

    相连处不断地发出扑哧扑哧的淫靡响声,粗重的喘息和娇柔的呻吟不服输般地合奏起来,静谧的房间尽是惹人脸红心跳的声乐,使沈浸性事的两人身体更加燥热。

    床上的两人衣裳完整,只有私密的器官紧密结合在一起,情动的爱液浸湿了相连处,粗壮的肉棒不停地进出粉嫩的娇穴,棒身上的脉络狰狞可怕,一寸寸地钉进狭小的肉道,把它撑得饱胀感十足,无法容纳却又贪心地吸吮紧绞,淫荡不堪。

    软糯紧致的甬道一圈圈箍紧了整根肉棒,宁法芮更是配合着庞励威的律动抬臀提胯,夫妻两人合作默契无间,强烈的快感奔流不停,汹涌而来。

    两个沈甸甸的肉袋因为撞击而啪啪作响,红肿火热的阴茎勃发得厉害,在湿滑的肉穴里穿梭不停,擦拭着敏感的内壁,惹得它忍不住一次次地绞弄巨大的性器,圆滑的龟头几次都撞进了宫口里,令宁法芮痉挛抽搐,难受地蜷缩。

    “啊啊……老公……轻点……要被肏坏了……”

    庞励威哪禁得住她赤裸裸地诱惑,当下肉棒又肿硬了几分,情欲就如开了闸的猛兽,瞬间全面失控,他箍紧了宁法芮的双腿,搁在自己肩上,腰部狠狠地发力,毫不停歇地大力操干捣弄柔软的淫穴。

    “呜啊……老公……别这麽快……啊啊……好深……好爽……”

    宁法芮被突如其来的抽插震得身体晃荡,可是酥麻的小穴却是激爽无比,忍不住发骚浪叫,让自制力为负数的庞励威变得更加雄风昂扬,胯间的粗硬屹立不倒,只是疯狂凶猛地抽送顶弄,操得宁法芮激颤连连,还是毫无射精的预兆。

    “老婆,你叫得这麽淫乱,楼下的人都要听见了。”庞励威坏笑地与她耳鬓厮磨,下身不停地戳刺着嫩肉,强烈刺激的热浪一波波地袭来,把宁法芮激起摔下,上下不停地颠簸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老公……”宁法芮无助地啜泣,被泪水沾湿的睫毛一闪一闪地拍打着,样子楚楚可怜,特别惹人怜爱。

    庞励威被这样的画面一刺激,立马蛮横地吻住她,放浪的呻吟声戛然而止,他鼻间浓厚火热的呼吸一下下都拍在宁法芮绯红的脸颊上,濡湿烫热,庞励威毫不客气地送胯顶弄,又让宁法芮激起了阵阵颤栗,身体无处不叫嚣着舒服。

    随着抽送时间的延长,湿滑的布料开始擦弄着肿硬的茎干,妨碍了庞励威的侵犯,他一怒之下,双手一扯,布料姣好的内裤瞬间化成碎布,被他随手丢在一旁,空荡荡的裙间,只有男女生殖器在疯狂交缠紧咬,媚穴淫荡地吞吐着男性器件,淫水泛滥成灾,雪白的臀部不可幸免地湿润成河。

    庞励威双手抓着宁法芮的嫩臀,像揉面一样捏揉玩弄起来,把它们蹂躏得通红,挺腰抽插的动作都没有停下,一直把她干得淫叫激颤,啪啪作响,直至无力承欢。

    “老公……要不行了……”宁法芮气若游丝地呻吟求饶,只是她的声音酥软入骨,把庞励威勾得温柔荡然无存,卯足了劲提腰摆胯,媚肉一层层地被他干翻出来,宁法芮已全身无力,破碎的呻吟嘶哑干涩,意识迷离。

    庞励威加速抽插的速度,激情四射地操干,宁法芮终於承受不住阵阵刺激,泄出了热液,之後整个人虚脱般地喘息。

    高潮後的小穴猛地收紧,立刻逼得精关大开,滚烫白浊悉数喷射进她的子宫,才瘫软下来,粗浊的呼吸扑打在她耳边,失神片刻後,庞励威终於拔出了阴茎,下意识地搂紧了宁法芮。

    庞励威柔声说道:“老婆,今天天气不错,带着儿子和女儿出去踏青吧。”

    宁法芮羞恼地回应:“你不早点说,我现在哪里还有力气?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两位阿姨抱孩子,老公来抱你啊?”

    回应庞励威的是一记肘击,“让你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老婆你恼羞成怒的样子,让我更想干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带孩子们去哪里啊?”宁法芮不理他淫秽的话,转移话题道。

    庞励威宠溺地亲吻她的额头,“就去附近刚开放的公园吧,环境清幽,空气宜人,带上些食物,就可以来一次户外聚餐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好啊。”宁法芮兴奋地赞道。

    “就知道你会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我老公最了解我的喜好了。”宁法芮笑着回吻他,把爱意通过这个吻传达过去。

    唇齿相融的缠绵过後,庞励威的欲望又开始升起,待会儿还要出门,只能离开令他销魂的肉体,可怜巴巴地说:“早知道就拿今天的时间跟你在床上厮混了。”

    “後悔已经晚了,老公,你快下去准备吃的,我……我先休息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宁法芮面色潮红,激情过後仍未恢复,柔情似水的双眸望着欲火焚身的庞励威,後者暗骂一声,被迫离开温柔乡。

    ☆、063

    由庞励威开车,一家人浩浩荡荡地出发了,两个小家夥很少离开屋子,一坐到车上就无比的兴奋,尤其是童童,一直在咿咿呀呀嘟囔个不停,看得大人直发笑。

    那个公园就是为了美化城市所建,庞氏也有投资,除了环境清幽外,里面还有许多的玩乐设施,是孩子的好去处,地址就在市中心,方便了很多忙碌的家长。

    庞励威持的是永久免费卡,而这种卡只有十张,所以工作人员一看见,就异常热情,庞励威早见惯了这种见风使舵的人,表情冷峻,牵着宁法芮走进
分享到:
←←←←先点击左边分享图标再点击下载按钮即可免积分下载!!!
Back to Top
自动
滚屏
速:-